關於部落格
  • 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How Fun!如何爽當YouTuber:我的網路影音創作之路

How Fun!若何爽當YouTuber:我的網路影音創作之路

20180118004339.jpg
xyz xyz
  • 分享至Google+
  • 分享至Weibo
  • 分享至line
How Fun!若何爽當YouTuber:一路開心拍片接業配!
How Fun!若何爽當YouTuber:一路高興拍片接業配!(圖/高寶書版供給)

嗨!各人安安!我是HowHow 啦!不知道你有沒有在網路上看過我的影片呢?也許有,或許沒有。或許你是因為看過我影片,因此想要買這本書;也許你也想要當一名網路創作者而好奇買這本書;又也許你只是被封面激似金城武、陳柏霖、梁朝偉或瀧澤秀明的長相吸引;也也許是你只是在書店翻翻,然後看這邊不由暗忖:這到底在,寫三小。

總之我想要藉由這本書跟大家分享為什麼我會想當一位網路創作者,同時也分享自己一路做網路創作者以來的心得給未來也想要在這領域奮鬥的你和妳。

從小到大,我一向都是一個平凡的小孩。(我是說糊口,不是長相。從小一向被說是小金城武,唉。)我從小就很喜好畫畫、看卡通、看漫畫、打電動。因為太喜好看卡通跟漫畫了,曾有一陣子的目標是想要當漫畫家。小時刻我有一本很大的塗鴉冊,我平常只要有空,就會把想到的故事用漫畫的形式畫下來。之後乃至入手下手進修漫畫家是怎麼畫分鏡的。可是在台灣那時社會的價值觀裡,漫畫家仿佛不是一個所謂主流的職業,還只是小孩的我就已經最先去思考畫漫畫到底可不可以賺錢。於是漫畫家這個方針,不知道什麼時辰起頭,在我心中釀成一個不被本身所認同的職業。

我跟很多人一樣,從小被灌注貫注要念書、要考上好學校,將來才有前途的觀念。我媽媽管我課業管得很嚴酷,乃至於我在課業方面不至於太差。考高中時,我就跟全國的國中生一樣,接管了根基學力考試的洗禮。當時一味地拚命讀書,被我考上的師大附中、上高中繼續念書。話說這個社會給我們的價值觀就是要用功念書,歸正你就先念,將來怎麼樣「再說」。可是一向如許「再說」,說到高中快結束要考大學, 要決意未來的志願了,我還是不知道我將來到底想要幹嗎? 我對本身的將來一點設法都沒有。當時選填科系只有一個目標,就是選未來比較好賺錢的科系。這個目的看似實際且膚淺,但譏刺地倒是全國大部門高中生在選填科系的考量身分。指定考科後的分發效果,我錄取了政大經濟系。我選了一個看似將來好像很好賺錢的科系,但我完全沒有問過自己到底自己知不知道什麼是經濟學,乃至沒有問過本身到底喜不喜好經濟學。

但,既來之則安之,我就如許起頭就讀了政大經濟。殊不知,登科了政大經濟系,卻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轉捩點。

大學一年級因為系上勾當第一次接觸到拍影片、剪影片。不接觸還好,一碰下去,我就再也沒舉措回頭了,因為落枕, 不是,因為我感覺拍影片真的太有趣了!那年(2007 年)製作影象這類事情還不普及,不像目下當今人手一支手機可以錄影片。我對於可以自己製作影片這件事情感應非常的新穎,這類新穎感讓我對影象產生極大的愛好。

How Fun!如何爽當YouTuber:一起開心拍片接業配!
How Fun!若何爽當YouTuber:一路高興拍片接業配!(圖/高寶書版供給)

當時的我拿著一台小小、爛爛的相機,想著蹩腳的劇本,跟系上的好伴侶(有啦!我其時有伴侶啦!)隨處拍影片,再用很陽春的技術去剪輯。剪出制品後並放在電腦裡跟同夥一路看、一路笑,那是我覺得最歡愉的韶光。即便上傳網路後基本沒什麼人看我的影片、沒賺到一毛錢,但只要可以跟伴侶們一起拍攝,或者只要有一個同學跟我說: 欸,你的影片很有趣耶,我感覺這樣就很滿足了!

那時我們拍的內容各類天馬行空、各類無厘頭。我們只要想到什麼爛笑話或者爛梗,都會把它寫成劇本然後拍成影片。學生時期因為滿閒,通常一支影片兩三天就能夠做好了。其時我本身有一個YouTube 帳號,我就把我們拍的影片全部丟到這個頻道上面。我並沒有什麼在經營,只是單純的把它當做一個資料庫在寄存這些影片。

以後不論是加入系上的活動、學校的陳訴到業界舉辦的行銷比賽,我都一定會用影片去顯現我的設法主意。大學延畢去美國當互換學生那段期間,我也拍了二十幾支影片去記錄本身當交換學生的生活。仍是一樣,其時除系上同學,都沒什麼人在看我的影片。

在美國當交換學生這段時間,我發現良多的美國大學生都是念本身有樂趣或是喜好的科系。而不像我,我念的科系是我當初大學考完分發到的自願,一個我一點興趣都沒有的自願。於是我最先認真思慮本身的將來,賣力思考將來我到底想要過著什麼樣的生涯?是去做一份我可能一點樂趣都沒有的工作,然後天天等候週末的到來嗎?但如果反過來想,我如果是做一份我真的很有興趣的工作,我是不是每天都可以過得像週末一般高興呢?我其時決然決然地下定決心,我想要去追求本身喜歡的目標。這個方針固然紛歧定可以賺很多錢,可是至少可讓我過著本身喜好的生涯。而我那時最喜歡什麼呢?不就是拍影片嗎!從那個當下,我就肯定自己未來不管是申請研究所,或是找工作,我都想要往影象這個標的目的去前進。

交換學生竣事後我就回國當兵了。當兵那十一個月我就不贅述了,工具多到我可以再出一本書講啊!退伍後因為我照樣很喜好拍影片,於是我以幼兒園小朋友為主角,為了爸媽開的幼兒園的畢業典禮,拍了一支《我們畢典要表演什麼》的網路影片放在本身的YouTube 頻道。其時製作影片的目標是進展讓家長來看小伴侶的畢業儀式。卻不知,影片放到YouTube 沒多久,開始有良多網友最先分享我的影片,真的是良多。我並沒有做任何迥殊的事情宣揚,但三天以後這部影片的旁觀次數居然高達五十萬!我真的是驚呆了,尿也漏了三輪。我曆來沒有想過我的影片能夠被這麼多網友看到。

我真的很開心原來我的影片跟笑點可以被這麼多人理解跟喜好!幾個星期後我又拍了一部以敘述荷戈趣事為主影片《還好我退了》並上傳到本身的頻道,成效影片很幸運地又再一次被超級多網友旁觀並分享。從此之後,網友們開始知道本來這個小子有在網路上拍影片啊,我的影片才入手下手逐步地被這個世界注意。也是從這個時候,我才起頭賣力在經營我本身的YouTube 頻道。

退伍後沒多久我又回到美國去念視覺殊效研究所。當研究生的那段時候,不只要應付學校的課業,同時我也持續更新我本身的YouTube 頻道。當時我的目標是想要成為電影影象殊效師或是動畫師,但一直到2015 年的暑假,開始有廠商找上門來跟我合作貿易影片,也就是所謂的業配文。於是我開始思考,YouTuber 仿佛也能夠釀成一個職業。我覺得我真的很幸運,在研究所畢業之前就已陸續接到廠商的邀約。所以在卒業以後,我才有勇氣去做一名全職YouTuber。

拍業配文對我來講,其實跟自己的一般創作一樣,我仍是依照自己的氣概跟設法主意去拍攝,只是內容會多了廠商需要說起的資訊。有時刻我也會利用這些資訊去做創意的發想。在拍業配影片時,其實只有一個大原則,那就是但願網友看完會感覺很有趣,同時本身也要享受拍影片的進程。而今這幾年廠商嗅到了網路業配影片的商機,一個成本不高、但效益卻不低的商機。網友也可能看慣了傳統電視廣告,突然感覺這種素人、親民式的網路業配影片很有趣,於是也造就了這幾年網路業配影片的風潮。但網路瞬息萬變,目前網路影片是如許的貿易模式,但三年、五年後,又會是怎樣的模式,其實還是一個大問號。但對於我來講,不管怎麼變,我認為只要我對影片還有熱情,只要積極充實本身,必然可以跟上時期的變遷。

聽完我的故事,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想一起來當網路創作者呢?若是你什麼都還沒有最先,那太棒了,請從速去收銀檯結帳,回家好好的細讀吧。欸不是,等等啦,不要坐下來看啦,書店老闆都生氣了。咦?不是,不要換別的一本書看啦,喂!

看更多好書內容

  • 資訊科普
    How Fun!若何爽當YouTuber 2018-01-18


文章來自: http://magazine.chinatimes.com/information/20180118004331-30080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